易悅人物訪談 | 稀奇藝術(X+Q Art)創始人瞿廣慈:雕塑家,與上帝最接近的職業

瞿廣慈,當代著名雕塑家,中國最年輕的全國美展最高獎項獲得者,塑造的“小胖人”形象,成為中國當代藝術視覺中最具有社會影響力的經典符號。

▲瞿廣慈肖像-攝影 鄒盛武

 

稀奇藝術(X+Q Art)是瞿廣慈與同為藝術家的妻子向京各取姓氏首字母組成的藝術品牌,二人是當代中國藝術市場公認最成功的雕塑家,這對夫婦在國內一年的拍賣總成交額比其他雕塑家的總和還要多。

▲瞿廣慈與向京 ?攝影:李奇 來源:ELLEMEN

 

除了藝術家,作為商人的瞿廣慈也是成功的。從倫敦設計周到法國巴黎家居時尚家居博覽會,從BBC最佳“藝術風格禮物”到古根海姆博物館的藝術商店,他帶著稀奇藝術走向大眾,讓商業耐人尋味。

▲稀奇藝術“一杯子” X 古根漢姆博物館骨瓷杯

 

瞿廣慈身上最搶眼的一個話題,在于商人與藝術家雙重身份的結合。這大概是大多數記者試圖了解他的一個切入點。關于這一點,在專訪中也有所涉及。

 

即使瞿廣慈進入了商業世界,這個紛紛擾擾的名利場,在他身上仍然很難看到現代人特有的抗拒與掙扎,一切都是自然且從容的。

▲瞿廣慈2008年夏泥塑《站在高崗上》于上海

 

采訪瞿廣慈,最讓人著迷的是他內心的坦誠與真摯,像道光,穿透人類思維的層層迷霧,直抵事物的存在本質,并對這樣的存在保持著完全的包容與開放。

 

這大概也是作為藝術家的他最可愛的地方。

▲瞿廣慈肖像-攝影 鄒盛武

 

本期人物志專訪將以對話形式呈現,以下是對話實錄:

 

易悅:在以前的專訪中您說,“稀奇藝術與其他一切以藝術為根本的跨界和發展背負著不能被顛覆的東西”,這個“不能被顛覆的東西”是什么?

 

瞿廣慈:今天如果稀奇藝術或者其他藝術品牌被更多人接受了,是因為這個品牌承擔著“賣藝術”而非藝術品的責任。藝術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站臺。我經常說,有些人會喜歡體育,有些人會不喜歡,但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說他不喜歡藝術。

▲稀奇藝術2018狗年新品:《夢幸福-旺旺》存錢罐

 

易悅:您與愛人的作品那么火,您覺得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瞿廣慈:我覺得我們還是很幸運吧。的確,我們在藝術家當中也是屬于比較全面的,當然我們的運氣也非常好,在中國最好的藝術院校讀書,從附中到大學到研究生,一直是非常科班的學習。

 

所以從技術、技巧的角度來說,我們也算是最好的高手吧。同時我們一直就是真的非常坦誠地面對自己的內心,也坦誠地面對一個真實的世界,不太會被所謂的進化論觀點所驅動,而更多的是表達自在。

▲向京X嚴歌苓、稀奇藝術與斑馬谷合作:《仲夏·芳華》簽名限量雕塑作品

 

易悅:為什么說雕塑家與上帝比較接近?

 

瞿廣慈:這是一個比較矯情的說法吧,因為上帝創造了人,上帝就是一個奇妙的藝術家,一個魔法師。

 

那么作為一個雕塑家,當初我選擇雕塑就是因為覺得它太神奇了,因為它特別現實,占用一定的空間,是實實在在地存在著的一個實體。而對于繪畫來說,它實際上更多地是一種虛擬的,房間里頭頂多就是掛在墻壁一小塊面積。

 

但是在房間里放一個雕塑的話,它真的占用你的生存空間了,是一個切實存在的東西。那么當我做完一個雕塑時,做得栩栩如生的時候,會覺得它具有一種靈性,它本身具有的力量會震撼到我。這個時候我會覺得雕塑真的是挺像上帝的一份職業。

▲稀奇藝術“一杯子”2017時光倒流系列

 

易悅:用雕塑探索世界,與用商業探索世界有什么不一樣的感覺?

 

瞿廣慈:雕塑本身是一個非常古老的藝術形態,它的表現方式太狹窄了。它之所以存在到今天,是因為這種狹窄的表現方式是特別唯心的,它很難被取代。它實實在地存在著,并且占有空間。

 

雖然只是小小地占用空間,但是這種占有的趨勢是巨大的,所以雕塑真的是一個特別值得研究的藝術。

 

而商業是一個很奇妙的事兒,它是商品的一種民主表達,因為大家用錢來投票。它會隨著科技的發展而不斷改變,比方中國傳統的一個品牌,它可能就只是鄉鎮一級的品牌,可是到今天,跨國際的巨大品牌已經存在了。

 

但是雕塑則是一個非常古老的藝術,它很難被改變,從遠古時期到今天,雕塑的功能一直沒有特別大的改變。所以說商業和雕塑要面對的世界和生存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

▲稀奇藝術瞿廣慈作品:《天使比比》(Baby Angel)

 

易悅:藝術家對生命探索與感悟,往往比一般人更加敏感,您對藝術的理解力和您童年的經歷有關嗎?

 

瞿廣慈:我覺得很多時候藝術的興趣真的是從小培養起來的,因為人小的時候對現實和虛擬其實沒有特別的認知,很多時候會把一種虛擬的東西當作現實。

 

比如說我小時候父親帶著我去當時的上海博物館看展覽,有一幅任伯年畫的小雞作品,大人都在看水墨、技術或者結構,但我卻在我在那數小雞。

 

慢慢長大之后,看多了國畫里面的雞之后,我腦海中對于雞的認知會不一樣。但是小時候我會把中國畫當中的筆墨、宣紙以及每一筆的不同層次所呈現出來的虛虛實實當成一種非常真實的東西。

 

那之后隨著年齡的慢慢增長,藝術也不是再只是一個職業,而是一個人對于人生和世界的理解。沒有八小時的藝術家,只有一生的藝術家。

▲稀奇藝術向京作品:《我看到了幸福——你好,梵高》

 

易悅:您理想中的生活是怎么樣的?

 

瞿廣慈:過去有人問這個問題的話,我會說自己的理想生活已經達到了,因為我已經成為了一個成功的藝術家,然后轉行做商業也小有成就。

 

但是到今天我會說,我的理想生活是不斷地學習,不斷地跟這個世界交流,不斷的與這個世界產生反應。我覺得學習不只是溝通,而是真正地挖掘世界、看待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

▲稀奇藝術瞿廣慈雕塑作品:《我想你了》

 

易悅:能否聊聊您最近遇到的一個困惑?

 

瞿廣慈:過去我一直認為藝術其實并沒有真正地改變我們。但是最近我發現藝術真的能改變我們很多。

 

當溫飽問題得以解決的時候,我覺得藝術是可以改變人的品質和靈魂的,而這些東西在過去我們是意識不到或者感知不到的。

 

藝術其實很像是一種宗教,如果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缺乏宗教的的話,藝術從某種角度來說,可以取代宗教的一部分吧。

▲稀奇藝術·藝術家居系列:王冠天使 圓盤

 

易悅:在過去的人生經歷中,有沒有對您產生了非常大影響,甚至改變您人生軌跡的一件事?

 

瞿廣慈:早年我研究生畢業之后,在找工作的過程中碰到了各種的困難,那真的是改變我人生挺大的一件事兒。

 

因為我當初本來應該留下在中央美院,后來介于一些原因最后沒有留下來。之后我才開始真正的觸碰到真實的生活,一下子踏入社會,從藝術家、學生的單純世界到面臨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然后當我真正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就發自內心地覺得,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歷史境遇下會有不同的行為方式。

 

一方面我的確對中國的現實有很多憤怒,但是同時從某種角度來說,我也更加地愛這個國家,因為我覺得必須改變一些東西,抱怨或者消極是沒有用的。所以我會放下很多自我和小我,去面更加一個真實的中國吧。

▲稀奇藝術瞿廣慈雕塑作品:《兔比比》(Baby Bunny)

 

易悅:您覺得在一個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瞿廣慈:我想起來馬爾克斯說的,人這一生就是要與這個世界的孤獨寫下一個契約,直到死。人不管是處在一種逆境還是順境當中,其實都是一個孤獨的個體。

 

那么,在順境中這種孤獨可以讓你冷靜,在逆境中孤獨讓你堅強。偉大的人格都是因為孤獨而形成的。

Author: caro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