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人物訪談 | 演員李品夆:從傳統文化脫胎出來的影視人

大家可能還沒怎么聽說我們本期的專訪嘉賓,但一定認識2018神州專車開年第一波刷屏廣告的神秘Michael王的背影。

 

我們正好請來了這個背影后的廬山真面目——本期人物志專訪嘉賓,專業演員李品夆。

 

李品夆

中國內地男演員

2017紐約國際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獎,

十余年黃梅戲資深演員,曾登央視春晚舞臺

黃梅戲主要作品《花田錯》《鴛鴦配》《郎對花姐對華》

影視劇《產科男醫生》《愛的蜜方》

《烈火永生》《泰拉星環》

電影《歸去》《燕子窠謎案》

《觸不可及》《大偵探霍桑》

 

近來演員李品夆風頭正盛,主演的內地電影《歸去》斬獲了2017紐約國際電影節六項大獎,他所飾演的角色周平也因此獲得了最佳男配角獎,由此開始2018的行程變得滿滿,劇本應接不暇,此前參與拍攝的紅色電視劇《烈火永生》今年也將在中央八套播出。

 

他自己也預測“2018將是自己演藝生涯中非常忙碌的一年”,但李品夆并非向來這樣一帆風順。

 

 

求學記

一點偶然和熏陶,

戲曲天賦逐漸顯露

 

毛主席時代的某個安徽小農村里,咿咿呀呀的戲曲聲在草臺戲上演繹著,唱的都是響應農村文化和社會生產的東西,年幼的李品夆常偷偷跑去看農村文藝宣傳隊的演出,戲臺上唱唱跳跳的身影早早在他心里留下了陣陣觸動。

 

從小受農村文藝宣傳影響的他到小學時,家人就發現他對音樂似乎十分敏感,一教就會,不僅在學校大合唱中脫穎而出做了領唱,嗓音條件也不錯。之后一個偶然的機會母親聽到藝校招生的消息,便有意引導,讓他去上了安徽省黃梅戲學校,學的正是戲曲表演專業。

 

1988年上藝校那會李品夆已是十四五歲,學這戲曲的學生一般都是坐班坐科,七八歲就開始培養了。也虧得這天賦和機緣打開了他戲曲表演的大門。之后1991年畢業便分配到安慶市黃梅戲三團工作。

 

 

尋夢

“那會看到上戲的氛圍

真的是好感動,很有感觸”

 

 

當年在戲曲表演時,李品夆經常農村城市到處跑。九十年代已有很多黃梅戲的影視劇了,通過那時候接的一些拍攝,發現自己有走上影視劇的趨向,也覺得自己是時候突破一下現狀了,便努力往這個方向尋找機會。

 

當時的他無意當中去了一回上海戲劇學院,看到戲劇藝術的最高學府,當時就被這濃厚的氛圍所吸引。如果能到這樣的院校來做一回學生,無疑是最好的選擇。“走進影視劇的話,可以讓更多人認識我接受我,有機會到大千世界,好像讓自己的心有點飄飄然,作為演員是不是自己可以有更大的舞臺”。當下就決定要考上戲。

 

轉型的另一原因也是考慮到,傳統戲曲在時代下面臨著較為困窘的現狀,“傳統文化的觀眾越來越少,傳統文化未來似乎不是很樂觀”,他決定把黃梅戲先放一放。

 

2002年考到上戲,就這樣轉到了影視劇這塊領域,戲劇學院教的都是話劇和影視表演,和生活比較接近,由此對傳統文化和戲曲的接觸也變少了,慢慢地他脫離了戲曲的舞臺。

 

那個時候的李品夆已經快奔三十了,同班的同學大都是高中剛畢業的學生,但恰恰是多虧了先前在戲曲舞臺積累的表演經驗,跟其他沒有演藝基礎的同學比起來能表現出來的東西還是很不一樣的。

 

 

欲歸

游走在傳統和現代的角色,

帶著傳統戲曲文化的底蘊,走進現代的影視圈中

 

 

但直到上戲畢業時卻意識到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幼稚的,當初進上戲時覺得舞臺劇演員的受眾少,繼而舍棄了舞臺表演。最后卻發現“特別好的演員,都是從舞臺劇上面汲取了很多養分的。影視拍多了會有種被掏空的感覺,找不到方向。”

 

“影視劇其實是導演的藝術,所有東西都是由導演來掌控的,而舞臺劇完全是演員的藝術,演員要根據自己的努力和豐富的想象力去演繹角色,表演的節奏和張力全由演員拿捏。像是一些著名演員,隔段時間就會回去演舞臺劇,等回過頭來再演電視的時候就會有很多養分,可以融入到新的角色創作中去。”

 

他意識到作為演員還是不能背棄舞臺,現在總覺得如果有機會演舞臺劇,他會繼續到舞臺上去過戲癮,“演舞臺劇的演員很過癮,在舞臺上跟底下觀眾互動的幸福感是影視劇沒法比較的”。一路走來,從傳統文化到影視文化,他對演員職業的定位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脫離舞臺許久后,也重新從影視這邊認識到了舞臺的重要性。

 

近兩年,上海有個黃梅戲的舞臺音樂劇對他發出了邀約,抱著回歸舞臺劇的憧憬和情懷,李品夆熱情幫忙張羅了許多事情,然而舞臺劇在現在的行業中也并不是很吃香,并且得花很長時間才能收回成本,這件事情也由于資金問題,處在了半擱置狀態。

 

“從傳統戲曲文化感受到很多技藝的美和文化精髓,舞臺美,人物美。十幾歲時不懂,二十多歲時開始創作和感覺。三十多歲開始領悟。對于離開(戲曲舞臺)是自己的不安分吧,我總覺得可以看到更久遠的自己,讓更多人來認識自己,我是一個從傳統穿越到現代的人,思想很傳統,行為卻很現代。游走在這二者邊緣的演員,其實這個不矛盾,對于塑造角色有更好的幫助,因為知道歷史和過去。”

 

 

《歸去》背后

獲獎角色的背后是厚積和薄發

不斷修煉和準備才能抓住機緣

 

 

對于獲獎的電影作品《歸去》,李品夆表示自己的角色來自于偶然也來自必然,經歷了多次試鏡后導演將機會給了自己,自己也不負期望地成功演繹了角色,他認為演員和角色是有緣分的,相關報道上說他是“十五年磨一劍”,他若是沒有多年在舞臺上的摸爬滾打,沒有多年演員技藝功底的積累,也不會有這一次“厚積薄發”。

 

而談到在演藝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表演經歷時,李品夆表示有兩次的演藝經歷是最讓他感悟良多的。

 

第一次是1994年受到現在是著名黃梅戲演員韓再芬的邀請一同參加央視春晚,上演黃梅戲曲《夫妻觀燈》。這對于當時才21歲的“小地方來的演員”的他來說實在是太多驚喜和震撼,“來到行業中水準最高級的舞臺上,見到一大堆國家級的實力演員,像是閻維文和現在已故的趙麗蓉老師,他們的藝術水準讓我大開了眼界,也讓我在藝術認知上有了標桿,意識到該往哪個方向靠攏才會越來越好”,提到這次經歷他對韓再芬仍是充滿感激,這件事對他決定進入影視圈也產生了很大影響。

 

而第二次自然是去年的電影《歸去》,獲獎是李品夆意料之外且受寵若驚的事情,也讓他對自己從事的職業有了一個交代,“演員就是一步一個臺階,一輩子都在經營自己的演藝事業,力圖在每個時期交個好成績給觀眾”。2018的李品夆變得分外忙碌,手頭上還有幾部戲沒拍完,計劃當中2018年是人生中最好最忙綠的時期,各種劇本會找過來,也由于忙綠已經推掉了兩部戲。他表示這兩次經歷對于他來說都是演戲過程中的里程碑。

 

 

意猶未盡的演藝之路

 

 

問到關于自己的行業理想,李品夆表示對于演戲“一直覺得還意猶未盡的感覺,還沒達到自己想要的狀態,理想中的狀態是大家打開電視就能看到我,大概到時才會讓自己平緩一下,才覺得自己完成了演員的使命”,現在的他在拍攝時攝影師都會覺得他總有種要迸發的狀態,好像要隨時往外沖。

 

“總覺得還有力量讓自己看到更加精彩的世界,直到今天還是有這樣的想法,可能是因為心中的那顆藝術夢。一直覺得自己是為藝術而生的,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我永遠想要站在各種不同的角色上去探究生命的未知。”

 

 

Author: caro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