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場不斷跨越‘維度’和‘界限’的升級?| 易悅人物訪談楊守彬

楊守彬

豐厚資本創始合伙人

春光里產業資本集團創始人

中國天使聯合會?會長

深圳市科技創業促進會?副會長

未來企業家俱樂部發起人、常務副理事長

 

 

他有許多外號,“投資花襯衫”、“創投人脈王”、“跨界大師”…在創投圈里的,一定都知道他,不是圈內人,也不少人聽說過他的大名。

 

這位人脈王曾創造了中國創投界521萬人在線直播的紀錄,實力成為網紅投資人,也是《中國創投名人賽》的發起人和組委會主席,還參與主導了《非你莫屬》、《為夢想加速》、《一馬當先》等多個創投類的電視節目,并擔任其中的主持人和評委導師,他的演說風格幽默風趣,內容有趣有料,金句頻頻,深受創投界的熱捧。

 

除了名號響亮,他的職業頭銜更是來歷不小,不僅是豐厚資本創始合伙人,去年還創業成立了春光里產業資本集團,獲得一眾知名創投圈人士的入股和背書,如徐小平、楊向陽、蔡文勝等…..

 

集團迄今為止已完成12億投資,累積管理基金規模近36億,投資項目超過兩百多個,包括映客、凱叔講故事、奇點汽車、1919酒類直供、易企秀、有禮派等許多正當紅的企業。

 

其中許多公司從被投時的幾千萬估值,發展到現在的估值幾億、幾十億乃至上百億,也有的已成功上市或即將上市。

 

他就是本期的易悅訪談嘉賓——創投界的風云人物,楊守彬。

 

此次訪談將走近楊守彬的內心世界,深挖他聚集如此大能量的“本質基因”。

 

隨著訪談的進行,我們發現,他所掙扎經歷的,透徹洞察的,讓他的幽默比大多數人都來得更加深刻。而對人生意義的究極認知,正觸發著他不斷跨越各種“維度”和“界限”。

 

 

人物訪談實錄

 

 

▋51%理性+49%感性的男人

 

 

易悅:進入專業投資領域前,您是一名連續創業者,如今又成了春光里的創業者。創投混搭跟您本身哪些特質相契合,才能讓您游刃有余地同時進行這兩件事?

 

楊守彬:從本質上來講,我是個51%的理性與49%的感性相結合的人。

 

能夠同時做好創業和投資的人,肯定是少數。兩者對于人的要求不一樣,必須擁有雙方面的基因和能力。

 

投資人要保持超理性,從可能中尋找不可能,尋找風險點。既然是風險投資,第一條就是風險控制。這需要具備非常強烈的風險控制的意識,更依賴于理性部分。

 

創業則是從不可能中尋找可能,創業是從條件不具備的時候開始的,需要去克服各種困難,極大地考驗奮斗的精神和品質,創業要靠信念和夢想堅持下來。

 

易悅:您有比較多的IP標簽和角色,比如網紅投資人、創投人脈王,還是跨界主持人、投資界花襯衫……您是怎么做到擴展這么多邊界的?

 

楊守彬:這個東西關乎兩個方面,一個是我本身具備這種基因和能力,不同的人智能的領域不同,而我的社會智能和語言智能較強。

 

加上我的人生哲學核心是“利他”,在考慮很多事情時,我會先考慮對別人的價值,自然朋友就會多起來,也會有更多人認同你。

 

所有人都是自私的,關鍵是能否做到比別人不自私那么一點。創造被他人利用的價值,塑造為別人服務的機會,正如道德經上所說‘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無私的人一切為他人,而一切為他人正是他的私心,正是無私成就了他的私心。

 

除此之外,第二個也是出于工作需要,投資本身就是在成就企業和他人,幫助他人成功。

 

易悅:這種基因和能力,或者說您身上幽默隨和的個性,是來源于哪里呢?

 

楊守彬:一定程度是源于我的母親,她是個幽默達觀的人,所以我有這種基因的繼承。

 

另外,人的幽默、達觀和通透,也是跟他的人生經歷有關,經歷過諸多艱難困苦之后,他就會變得以苦為樂,覺得人人是好人,所有事都是好事,沒什么是值得痛苦和懊惱的。

 

最高級的幽默,不是膚淺的幽默,而是對人生有了深刻洞察和透徹領悟后的幽默。

 

 

▋自虐型人格的“寬容”

 

 

易悅:現階段有沒有什么事情是能夠讓您感到不滿的?

 

楊守彬:不能說不滿,讓我感到有挑戰的,是我們春光里的團隊整體還需要成長,需要快速跟上春光里的發展節奏,把握住這一輪歷史的機會。我對于工作的標準要求非常嚴格,而團隊要達到這種極致專業的程度較難,這是我目前相對苦惱的,覺得較有挑戰的事。

 

我們面向政府、企業、投資機構做服務,只有把事情做好,服務好別人,才能發展起來。

 

唯愛與信任不可辜負,答應別人的事情,如果做得不好,我會非常難受和自責,如此就對自己和團隊更加嚴格,一定程度上我是屬于自虐型的人格。

 

易悅:除了對于工作上的自虐和嚴苛,您在生活中對于朋友又是怎么樣一種態度?

 

楊守彬:我對朋友是極度的寬容,努力做到個嚴于律己,寬以待人,我追求的境界是,理解所有人,并且理解所有人對我們的不理解。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客觀情況、認知局限、個人立場,除了去理解他們的合理性,還要理解他們對我們的不理解。這是非常難做到的。

 

 

▋征服南北極的跨界之王

 

 

易悅:您周圍的朋友大多都來自創投圈嗎?

 

楊守彬:這個問題得說到我的第二個基因——跨界。我是個比較跨界的人,我不敢說我的朋友來自所有行業,但確實遍布許多領域,包括企業家、投資人、政府官員、演藝界名人,還有跨國界的國際人士。

 

易悅:您覺得能把他們吸引到自己身邊的原因是什么?

 

楊守彬: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剛才所說的,每個人都愿意結交比自己更不自私的朋友,沒人愿意先做這樣的人,我就率先做了。另外一個原因是,我永遠保持對世界的好奇和敏銳,我不會把自己定義成哪個行業的人,對很多行業我都做點研究和交流,汲取點營養。

 

因為我覺得,人生就是你所有經歷的總和。人生不是你擁有什么,你所經歷的才是你的人生。所以要勇敢去經歷,大膽去挑戰,我的人生態度決定了我的朋友很跨界,也讓我涉足的領域很跨界——我是投資界極少數的同時征服過南北極的,到過赤道和冰川的人。

 

我一直堅信,不去觀世界,哪來世界觀。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經歷和體驗,這是沉淀在身上拿不走的東西,?剩下的都是身外之物。

 

 

易悅:您在投資項目上也是跨越到各種不同的領域,您覺得投資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哪里?

 

楊守彬:投資最有意思,或者說最有價值的意義,就是引領和逼迫投資人不斷思考前沿的技術,接觸創新的模式,連接更多的年輕人,保持自身思想和認知的迭代和進化,讓你不被時代拋棄,讓人得到活力。

 

這是做投資最大的意義,是我保持好奇心的來源,也是我熱衷和熱愛投資的原因。

 

 

▋夢想春光,預判未來

 

 

易悅:春光里這個名字有什么來歷跟意義?

 

楊守彬:春光里立足于創業、產業和投資領域,它聚集了一大批人來實現人生夢想。春光給人一種溫暖、激情和多彩的感受,只要你有夢,這里就有風光,這是一個共同實現夢想,共同踐行信仰,去追求人生價值的地方。

 

易悅:春光里主要瞄準的是未來的哪些空間和發展趨勢?

 

楊守彬:我們認為,未來是一個生態化創投才能贏的時代,投資機構要生態化,未來要在生態里邊去發現、投資和賦能企業,只有投資能力是不行的,如果不能為企業賦能其他能力,好的創業者也不會要你的錢。

 

第二個趨勢是,未來是人工+智能的時代,人的作用越來越小,創投中智能的作用越來越大。

 

第三個,未來是無邊界的商業競爭時代,比如現在的騰訊阿里,已經無法準確定義他們是什么公司了,未來是沒有邊界的競爭,是個跨界打劫的時代。沒有跨界的能力,必然會被跨界而來的人淘汰。

 

第四個,未來是一個只有頭部IP才能贏的時代,未來的創業不會有那么多成功的案例,投資也是,只有頭部的才能成功,強者恒強,所以要努力成為行業頂尖。否則最終淘汰別人的,不是我們彼此,而是時代。

 

易悅:未來您理想中的生活狀態是什么樣的?

 

楊守彬:再拼五年吧,五年之后我會退居二線,把舞臺留給年輕人。

 

道德經里說,‘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你不能一直在一線,要學會急流勇退,我在投資這個行業,因為還有點夢想和社會責任,覺得人生還需要一次為生命背書,所以仍在努力。

 

最好的人生狀態是,哥給江湖留下了無數傳說,但哥卻絕塵而去。實際上,段永平,何伯權,尤里·米爾納這些人才是我想成為的人。

Author: caro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